今天是:  2018年9月20日    星期四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西南稀土航母:从阵痛走向辉煌
来源: 国土资源网 日期: 2010-10-15 9:46:50

 

 

 

     提起四川凉山州冕宁,人们很自然地会想到稀土,据测算,这里拥有稀土资源储量270.63万吨。其中,牦牛坪稀土矿区则仅次于内蒙古白云鄂博,居全国第二,四川第一。伴随着稀土资源的开发由乱到治再到逐步走向矿产资源的集约节约利用,冕宁稀土产业也经历着从阵痛走向辉煌的历程。

  20109月,记者有幸随省国土资源厅矿产资源整合三个专项工作督查组再次走进冕宁,走进牦牛坪,去探究她的前世今生。

  走出昨日阵痛

  20世纪80年代,冕宁县稀土矿开始开采,稀土工业逐渐成为县域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截至2006年,冕宁稀土精矿产量已达6.2万吨,实现工业增加值2.6亿元,税收6300万元,占到全县财政总收入的1/3

  在稀土产业为冕宁经济作出贡献的同时,稀土矿洗选废水对安宁河水体的污染也引起人们的高度关注。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对资源开发的渴求和经济利益的驱动,大批淘金者蜂拥而至,甚至连一些党政机关和学校也涉足稀土开发。截至1998年,牦牛坪采选企业一度达到100多家,激烈竞争和企业之间的杀价严重扰乱了当地的矿业秩序。贵重的稀土在当时仅以每吨1000元左右出售。私挖滥采、采富弃贫、土法淘洗、无证开采,不仅造成矿山的一片混乱,更种下了事故不断、资源浪费、环境污染的种种恶果。

  1998年以来,经过多次整治,牦牛坪矿区稀土矿土矿山由地下(硐采)开采,转为露天开采,同时开展了局部的整合工作,矿业权削减到7个,采选企业减少到13户,下游冶炼分散企业减少到12户。但是大多采选企业仍然停留在小、散、乱、高的现状中,企业规模小、实力不足;没有科学规划和合理布局,矿业权设置混乱,采选和市场销售价格混乱;资源浪费高、能耗高。当时最小的一个矿业权仅100米长,80米宽。

  一份针对四川省冕宁县牦牛坪稀土矿区地质灾害隐患现状评价与综合治理规划方案的调查研究报告中清楚记录着,由于1988年至2006年间,冕宁县牦牛坪稀土矿无统一规划已对矿区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坡,并成为严重地质灾害隐患点。矿区瓦维埃河上游已形成大型采坑10处,弃渣堆26处,这些弃渣堆边坡松散,极易垮塌和滑动,为泥石流提供了丰富的固体物源,现已对下游牦牛村、马厂村1095人的生产财产安全造成威胁。

  与此同时,所有稀土选矿企业的尾矿均采用池填法于耗牛村与南河汇流处的三角洲地带就地堆放。各选厂尾矿坝千疮百孔,仅牦牛坪矿区就形成了0.6平方公里的尾矿堆积场,堆渣量在300万立方米左右。尾矿的随意堆置且分布面广,对大气环境形成污染,严重地影响着厂区周边。安全隐患和环境污染日益严重,使整个牦牛坪陷入了“资源拿走、污染留下,财富拿走、贫困留下”的困境和尴尬局面。

  老百姓怨声载道,冕宁农业发展受限,工业发展找不到出路……整合已经到了不得不为的地步。

  实现今天剧变

  20061130日,国家发改委稀土办公室明确指出,从2007年起,稀土矿产品和冶炼分离产品生产实行指令性计划,并给有关地方和稀土企业提出了具体要求。牦牛坪被国务院列为全国163个重点整治矿山之一,同时也被省政府列为重点整治矿区。

  2007119日,由国土资源部等九部委联合制定的《对矿产资源开发进行整合的意见》明确了对稀土等矿种进行整合,调控力度开始加大。

  2007427日,冕宁县召开整合稀土资源工作动员大会,揭开了冕宁全面整合稀土资源的序幕。当天,县整合稀土资源工作指挥部正式运行。同时,在全县抽调民兵100余名,组建矿山护矿队,24小时全天候监管;成立矿山派出所,专职负责牦牛坪矿山的安全稳定。凉山州委州政府专门成立整合冕宁稀土资源工作督导组,常驻冕宁指导稀土资源整合工作。

  在四川国土资源厅的部署指导下,冕宁县确立了稀土整合目标——彻底改变矿山企业“小、散、乱、弱”局面,实现“一个矿山、一个矿业权、一个洗选厂、一个尾矿库、一套精深加工链”五大体系;建成集“采、选、冶、加、研”为一体,年产值20亿元以上的现代稀土工业集中区。

  在整合工作中,冕宁县编制了《凉山州稀土产业发展规划》、《冕宁县稀土资源开发整合实施方案》;聘请109地质队开展了牦牛坪、三岔河稀土矿区储量核实工作。根据核查报告,冕宁县紧紧围绕“资源整合一个矿区只设置一个矿业权”这个中心,决定设置牦牛坪稀土矿区采矿权1宗,南河木洛稀土矿区采矿权2宗,三岔河稀土矿区采矿权1宗,里庄羊房沟稀土采矿权1宗,全县稀土采矿权共设置5宗。

  200838日,冕宁县政府发布通知,从准入企业范围、工商注册要求、投资要求、产业要求、入股要求等九个方面对开发牦牛坪稀土矿的企业提出准入条件。

  20086月,江西铜业集团在众多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以矿业权转让价款总计人民币4.3601亿元取得牦牛坪稀土采矿权,成功实现了江西铜业、冕宁矿业权转让的双赢和把牦牛坪矿区原有7宗矿业权整合为1宗的目标,为将冕宁县稀土产业做优、做强、做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此后,冕宁县又提出了“政府主导,企业主体,自主协商,以大并小,以优并劣”的原则,制定了哈哈三岔河稀土资源企业准入条件,采取现有企业自行协商整合与引进国内大中型企业并购的方法,将原有企业及其矿业权进行整合,成功引进了吉林省桦甸市全兴矿业有限公司整合稀土资源,实现国有资产收益4000万元以上。

  插上腾飞翅膀

  2009年,冕宁县投资2.2亿元,按照“一业为主、特色突出、多元发展”的思路,分三期工程建设占地2平方公里的现代稀土工业园区,为稀土产业的腾飞搭建一流平台。

  201018日,凉山州冕宁稀土工业园内,省矿业投资集团和江西铜业集团公司共同出资的凉山州冕宁牦牛坪稀土矿业权整合重组资源综合开发项目正式开工建设,西南地区最大的现代稀土产业航母在冕宁县启航。江铜集团将在稀土的采选工程、冶炼分离工程、深加工过程和公用工程产品的深度加工、产业链的延伸等方面取得突破,实现资源开发本地化。

  另一方面,冕宁县积极调整稀土产业结构,加大原矿、精矿及初级产品的调控力度,彻底改变出卖原材料的现状,大力引进稀土终端及应用产品的深加工项目,着力延伸稀土产业链条。目前,四川江铜稀土有限责任公司投资7.8亿元的烧结钕铁硼磁体、稀土储氢合金粉项目,四川冕宁县茂源稀土(集团)公司投资6000万元的高性能稀土抛光粉、中低档稀土抛光粉等两个项目已经正式开工建设……

  在更长远的发展周期内,冕宁县规划出的宏伟蓝图更加振奋人心:

  用35年的时间,初步形成冕宁稀土深加工产业群。

  用510年的时间,打造中国第二大轻稀土深加工与应用基地,建成中国南方稀土科技洼地。

  到2012年,稀土工业园区入驻企业达到5户以上,产值达到20亿元以上,实现利税6亿元以上。

  到2016年,稀土工业园区入住企业达到10户以上,产值达到50亿元,实现利税15亿元以上。

 

  • 江西省地质学会 Copyright (c) 2006-2008 http://www.jxsdz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制作与维护:江西图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赣ICP备07501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