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8年9月20日    星期四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江西省地质学会再次被设立为中国科协省级调查站
来源:江西省地质学会 日期: 2018-5-15 14:28:13


江西省地质学会再次被设立为中国科协省级调查站


 


59日,江西省科协下发通知,江西省的中国科协科技工作者状况省级调查站重新设立,江西省地质学会等15个单位被确认为中国科协省级调查站。据通知,此次15个调查站分别在省级学会、设区市和县市科协、院校科协和大型企业内设立。在全省150多个省级学会中原先有五个省级学会调查站,此次只有江西省医学会和江西省地质学会重新设立。增加了地方科协和院校科协名额,江西省的中国科协科技工作者状况省级调查站总数还是15个。


江西省地质学会自2016年被江西省科协设为中国科协科技工作者状况省级调查站以来,认真履行职责,聘任调查员广泛了解广大地质科技工作者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和困惑。两年来,有12篇调查报告被中国科协采用。其中<野外地质科技工作者的医疗保险问题急待解决>引起中国科协重度重视,两度致函江西省科协要求认真了解和及时反馈。


2017年被采用的两篇调查报告。


 


野外地质科技工作者的医疗保险问题急待解决


2016121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发展权:中国的理念、实践与贡献》白皮书宣布,截至2015年年底,中国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达13.36亿人,参保率在95%以上。可就是这还没有纳入医保的5%里面,就有广大的野外地质科技工作者。因此,野外地质科技工作者的医疗保险问题急待解决。


以江西省调查的数据,全省有地质职工4万余人,分布在地矿、核工业、有色、煤炭、建材等部门,到目前,仍有地矿等部门的2万多职工(绝大部分是科技工作者)没有纳入到医疗保险里。究其原因,是地质队伍在属地化改革前是中央各部委直属单位,实行的是各部委的自管医疗制度。没有从医保建立之初开始向地方医保机构缴纳医保费用。


地质队伍属地化以后,地质单位由中央各部委直属管辖移交给地方各省。职工医保要进入地方医保系统,被要求从自管医疗参加城镇职工医疗保险统筹的2012年开始补交。补交数额为三部分,第一笔是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费,缴纳比例是职工上年度工资总额的6%;第二笔是城镇职工单位补允医疗保险费,缴纳比例是职工上年度工资总额的7%;第三笔是城镇职工大病医疗保险费,缴纳比例是职工上年度工资总额的0.5%,因此每年度共计要补交职工上年度工资总额的13.5%。六年总和要补交职工当年工资总额的81%,还不包括职工自己个人缴纳的部分。而地质系统是全额拨款事业单位,每年的地勘事业费拨款中并没有拨付补交地方医保机构的费用。现今如果从当年工资总额中补交,就意味职工当年只能发19%的工资,显然,这是无法承担的。这就造成野外地质科技工作者的医疗保险迟迟未能解决。


当年地质队伍属地化改革时,没有考虑到解决地质队伍在属地化后进入地方的医保问题。属地化以后,地方各省因为财力的原因,有的省财力雄厚,解决了地质队伍在属地化后医保问题。而有些省因为财政不充裕也无法承担几万人的属地化后医保补交,要求各地勘单位自已补交或分成补交。在这些单位中,一部份单位职工人数少,资金富裕的就补齐了应交医保费用而进入了医保统筹。而职工人数众多,又无富余资金的单位则迟迟无法解决广大的职工的医疗保险。


以我们调查的江西省地矿局为例,该局共有职工21000人,其中中高级科技人员5200余人。该局成立于1958年,原属地质矿产部(国土资源部前身)管辖,属地化后改为江西省政府直属事业单位。该局建立50多年来,先后发现勘探了世界钨都赣南四大钨矿、世界稀土王国的龙南、寻乌重轻稀土矿、亚州最大的铜矿、银矿。由于长年的野外工作,当年为国家做出重大贡献的职工多已年老多病,因为迟迟不能进入医保,职工看病采用自已先垫付,单位每月按比例报销。随着医药价格的不断攀升,各队早已不能按时报销职工医药费,单位、职工负担越来越重,都难以承担职工医疗费用,广大地质科技工作者翘首盼望早日解决医保问题。


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里庄重提到要加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按照兜底线、织密网、建机制的要求,全面建成覆盖全民、城乡统筹、权责清晰、保障适度、可持续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完善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和大病保险制度。广大地质职工迫切希望在十九大精神指引下,各级政府能认真研究野外地质职工的医疗保险问题,不要让常年在野外辛苦工作的地质职工还游离在医疗保险复盖面95%以外。(江西省地质学会省级调查站)


 


地质科技工作者子女上学难上加难


上学难是群众生活中“三大难”之一,对地质科技工作者(下称地质队员)来说,子女上学就是难上加难。


众所周知,地质队员常年工作在野外,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地质队员子女多随父母漂泊,一个小学阶段转读近十所学校是常事。八十年代后,地质队员基本有了比较固定的住所(基地),户口也因为分配住房落户在基地辖区。可虽然住房有固定的了,但工作还是必须长期间在野外,只有收队才回到基地固定住所。这样,孩子就不可能一个人住在基地或隨父母漂泊,大多数会选择子女跟爷爷奶奶或姥爷姥姥生活。到了上学年龄自然也要选择在爷爷奶奶或姥爷姥姥住所的学区就读,可现在的就学政策让地质队员子女上学难上加难。


现今学校接受本学区的孩子入学要看三证,房产证、户主户口本、孩子户口本。房产不在本学区的肯定是不行的,房产所有权人户口不在本学区的也是不行,孩子的户口不在户主户口本上的还是不行。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上学难。对地质队员子女上学来说还有一难。上面的三证都符合了,取得了入学资格,可学校在生员超过接受能力时,还要加上房产证上户主是父母的是第一接收梯次,房产证上户主是爷爷奶奶或姥爷姥姥的是第二接受梯次,只有第一梯次录取有余额时才会录取第二梯次。这样一来,很多跟爷爷奶奶或姥爷姥姥生活的地质队员子女常常就上不了学。这个政策让地质队员子女上学难上加难。


地质队员工作性质特殊,选择子女跟爷爷奶奶或姥爷姥姥生活也是无奈之选。只有第一梯次录取有余额时才会录取第二梯次生员的政策有其一定合理性,但对情况特殊的地质队员子女应该给予照顾,隨爷爷奶奶或姥爷姥姥生活的地质队员子女,凭证明材料应该在爷爷奶奶或姥爷姥姥住所的学区按第一梯次就读,不要让地质队员子女上学难上加难。(江西省地质学会省级调查站)


 


  • 江西省地质学会 Copyright (c) 2006-2008 http://www.jxsdz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制作与维护:江西图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赣ICP备07501583号